聚够网2019-04-12 13:41:00分类:历史

天体有黑洞,地球的黑洞会是罗布泊吗?大耳朵之谜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段时间,地球上的热词无非是这样个字:黑洞。按照科学家的解释,所谓黑洞,是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预言存在的一种天体。按照中科院上海天文台研究员路如森的说法,黑洞具有超强引力,即便是光,也无法逃脱它的势力范围。但至于黑洞和人类现实生活有何关系,科学家并不能给出现成的答案。

这就是说天体确有黑洞,而人们对它还不十分了解。那么,地球是不是也有黑洞呢?这让我们不仅想起了神秘的罗布泊。罗布泊“大耳朵”之谜源于上世纪80年代美国学术杂志公布的一张罗布泊的卫星照片。其影象形状酷似人的耳朵轮廓,有八道耳轮线,还有耳孔、耳垂。

专家普遍认为,这种奇异的自然地理现象或奇特的地理构造,将有助于找到新疆近几千年中大气、水文、地质的变迁规律。耳朵其实就是罗布泊不同时期干涸的湖盆,耳轮则是罗布泊不同滞水期的湖滨,耳孔是罗布泊湖水最后干涸的湖盆。湖盆呈同心状收缩,每收缩一次,就形成一道耳轮线。

问题已经被说得很清楚了,但是,一些网友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这只耳朵是地球用来接收太空信息的,因此,那里成了他们心里、心中的“神秘世界”,再加上楼兰美女、彭加木事件等等,这一区域被炒得沸沸扬扬,进而让类似于双鱼玉佩、鬼吹灯的说法有了一定的市场。今天,我们就从源头上说说罗布泊是如何神秘起来的。

一、楼兰美女的现实说法

我们其实无心纠结黑洞,对大耳朵也有着自己一定的认知。但是,在谈到罗布泊时,这却成了一个无法摆脱的话题。

楼兰美女,是指1980年穆舜英发掘出一具女性干尸,史称“楼兰美女”。是迄今为止新疆出土古尸最早的一具,距今约有三千八百年的历史。一经发现,这具古尸便引起了学术界与网友们的极大关注。我们综合认为,这主要在于这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楼兰美女漂亮;二是中国历史上的楼兰古国神秘消失。

我们先说漂亮。科学测定该女子死时为四十五岁左右,生前身高1.55米,现重10.1千克,血型为O型,出土时她仰卧在一座典型风蚀沙质土台中,墓穴顶部覆盖树枝、芦苇、侧置羊角、草篓等。古尸身着粗质毛织物和羊皮,足蹬粗线缝制的毛皮靴。发长一尺有余,呈黄棕色,卷压在尖顶毡帽内,帽插数支翎,肤色红褐色富有弹性,眼大窝深,鼻梁高而窄,下巴尖翘,具有鲜明的欧罗巴人种特征。

所谓她漂亮不仅仅在于她的长相,还有网友在想象中对她的描述以及科学家们后来对她的复原。今天,我们依然在网上能找到有关楼兰美女长相的描述,她美赛天仙,晶莹剔透;她生前并无太多的文字记载,死后却留给世人无限的遐想空间。她没有过多的历史功过是非,仅仅留给世人貌美的永久话题……楼兰,本就一个谜一般、梦一般的代称。楼兰美女的传说,为这本就难解的代称,更披上了一层玄妙,一层美……相传,楼兰女在丝绸之路上久负盛名,以致西域王公贵族纷纷娶楼兰女为妻。

还有:18岁时,楼兰美女是瓜子脸,尖下巴,表情深邃,微笑动人……以及科学家对其还原后的相貌:还原后的女孩是瓜子脸,尖尖的下巴,眼眶深凹,稍长些的杏核眼,柳叶弯眉,小尖鼻子,鼻梁挺直,弯弯的菱角嘴,嘴角挂有明显的小酒坑,面色殷红,表情深邃,微笑动人。

无独有偶。与楼兰美女差不多处在同一个时代的小河公主,也有着一样的“姿色”。瑞典人沃尔克·贝格曼1934年发现了她:这是一个年轻女人的脸。这是一具年轻女性的木乃伊,头戴尖顶毡帽,微闭着双眼,楚楚动人的眼睫毛像一排幼松似的挺立着,上面蒙着一层细细的沙尘……高贵的衣着,中间分缝的黑色长发上戴着一顶装饰有红色带子的尖顶毡帽,双目微合,好像刚刚入睡一般,漂亮的鹰勾鼻、微张的薄唇与露出的牙齿,为后人留下一个永恒的微笑。这个微笑中的女子,被贝格曼称作“微笑公主”,一样是惊世发现。

然而,我们要说的是,古尸之所以能够在几千年的时间里被保存下来,一直“漂亮”着,主要是因为新疆干旱少雨的气候,否则,她们早就成为白花花的骷髅了。而这也会将我们引入这篇文章的正题——生态。

二、黄河源头、张骞以及织女的传说

夏训诚,地理学家、沙漠专家,历任中国科学院新疆生物土壤沙漠研究所研究员、所长,新疆罗布泊综合考察队队长等职。长期从事沙调查、地学考察工作。主编的《罗布泊科学考察与研究》和《神秘的罗布泊》,为正确认识罗布泊地区的自然环境和对丝绸之路进行深入研究提供了科学依据。

夏训诚也是楼兰美女的发现者之一,楼兰美女被发现的时候,头戴麻布防风斗篷连衣帽,下颌前有线带横穿。这说明当年楼兰地区天气的炎热和风沙较大。人们选用麻棉混纺衣料是要考虑,既要防风沙侵入,又要透气防止出汗。

夏训诚对木乃伊解剖后,发现在肺中发现沙尘,并由此断定罗布泊在4000年前就已经干旱多沙。更令人惊奇的是,专家们在古尸的头发根部、眉毛等处发现了虱子和虱卵。虱子、虱卵的体形完整,在显微镜下清晰看到虱子的头、脚、吻齿和体外感觉毛等,在寄生虫史学上十分罕见,是我国目前寄生学研究中保存最早的实物标本。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即罗布泊不仅在4000多年前就干旱多沙,而且,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可能因为缺水等原因,很少洗澡。考古证明,在新疆塔里木盆地至少1万年前就有人类生活,分明在楼兰美女的那个时代,当地的生态已经不容乐观。在楼兰美女之后两千年,张骞来了,除了我们今天都知道的出使西域,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探寻河源,即黄河源头。

在中国的古籍中,黄河是有两源的,即“重源”,其中一源就在我们今天所说的罗布泊。这一点,在《汉书》中讲得非常详细:“其河有两源,一出葱岭山、一出于阗。于阗在南山下,其河北流,与葱岭河合,东注蒲昌海。蒲昌海—名盐泽者也,去玉门、阳关三百余里,广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皆以为潜行地下,南出于积石,为中国河云。”

据《史记·大宛列传》第六十三回记载:张骞出使西域回来后,向汉武帝报告他在西域的见闻,其中谈到当进西域的人们认为塔里木河就是黄河的上游,塔里木河的东支流入盐泽(今罗布泊),盐泽之水潜入地下,到东南的布尔汗布达山南测才重新流出,成为黄河。

对于张骞的这个说法,汉武帝大约是将信将疑的。因为,因为喜欢祭祀天下名山大川的他在张骞之后,仍然继续派出使探寻河源(汉使穷河源)。而无论如何中国河河源“重源伏流”的说法,从那时起便“固定”了下来。并且,人们认为黄河与银河是相通的,有了一个美丽的传说——张骞泛槎。

相传人类若乘木槎随波逐流,便可能从海天一色处穿越时空,直上九霄云汉遭遇牛郎织女,抑或逆黄河源头通天河亦然。张骞被树为泛槎主人翁,说是他在罗布泊乘船来到天上,见到了织女,织女还给他送了一块织布用的矶石。该典后来受到宦游文人青睐,常被运用于文学创作。唐朝诗人李商隐还为此写过一首很有名的诗:海客乘槎上紫氛,星娥罢织一相闻。只应不惮牵牛妒,聊用支机石赠君。

张骞要比楼兰美女晚2000年,人们还在传说里将罗布泊“塑造”成一方可以通天的水域,但事实是不是这样的呢?我们的答案恰恰与之相反。

历史上,汉朝的军队先后两次越过这一区域,完成了对大宛国的出征,不但带回了汗血宝马,而且还让大宛变成了汉朝的附属国。当时,李广利是以十多万头活牛、活羊以及骆马做后勤的,军队也损失了一大半。原因即在于这一带生态的恶化,如果是水草丰茂的、适于人类生存的,李广利不可能付出如此代价。

三、法显与玄奘的亲历

法显是到过罗布泊的人,对此他写道:“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这句有关生态的话,后来被人们演绎成了“鬼吹灯”,都无一例外的诡异恐怖,让人难辨真假,使得原本就神秘的罗布泊迷雾,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了。不过,在楼兰时,法显却说:“其地崎岖薄瘠。俗人衣服粗与汉地同,但以毯褐为异。其国王奉法。可有四千余僧,悉小乘学。”意思是,这个地方在当时已经很穷了。

《水经注》中说,(罗泊布)其地广千里,皆为盐而刚坚也。行人所迳,畜产皆布毡卧之。掘发其下,有大盐,方如巨枕,以次相累,类雾起云浮,寡见星日,少禽,多鬼怪。意思是,这里很少有人路过,就是一片广阔的盐碱地,甚至能挖出大块大块的盐,家畜生产时还要为其铺块毡布,天昏地暗的,有很多妖魔鬼怪的传说很多。

言下之意是,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人了,空旷荒凉,让人害怕。至于盐,则是古人将其称为盐泽的来源,说明土地盐碱化已经相当严重。

同样,对于这一区域,玄奘也是亲历者。

其著作《大唐西域记》囊括了亲历110个及得之传闻的28个城邦、地区、国家之概况,有疆域、气候、山川、风土、人情、语言等等。在于阗国,玄奘将亿听说的一则佛教故事写进了《大唐西域记》里。

他说,于阗国在极北方的曷劳落迦城中,有一尊高大的檀香木做成的释迦佛像。有一天,先知前来拜谒,但城中的人对这位先知的态度极其粗暴,将他捉住后埋在沙堆里,只将头部留在了外面。一位虔诚的佛教徒看不下去,便在没有人的时候拿来食物,使先知得以活命。

先知离去的时候,告诉那位送食物给他的信徒,七天之内,曷劳落迦城将被风沙掩埋。先知走后,信徒赶忙将这一消息散布给居住在城里的人们,但迎他的却是无尽的嘲笑。无奈,信徒只能独自逃走。果然,第七天时,曷劳落迦城突降沙土,全城瞬间被埋,无人逃脱。

在玄奘的笔记里,佛的神奇力量还不至这些。他说,那尊檀香木做成的佛像高二丈余,很是灵验,凡是有病痛的人,只要依照自己身体的病痛处将“金薄”贴在佛像身上相应的部位,病痛立除。还说,佛像凌空飞来降落在曷劳落迦城的,只是城里人并不信佛法,最终使曷劳落迦城“雨沙土满城中”,一夜被沙土掩埋,成为一个大沙丘。

抛开佛的故事,玄奘在这里实际上给我们讲了一个沙尘暴的故事、一个生态环境的故事,而这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沙尘暴毁灭城市的故事,因为玄奘把神话夸大了一些,反倒使没有人在乎这个故事的生态意义了。因为,从当时的一些史料来看,塔克拉玛干极其周围当时的生态已经相当脆弱。

所以,我们今天说,楼兰国的神秘消失在生态面前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西汉时,楼兰是西北地区36个城邦国之一,《史记》等当中载:楼兰“有城郭,临盐泽”,人口14000余,圣兵2900多人。当时,古楼兰是古丝绸路上西出阳关的第一站,当年在这条交通线上是“使者相望于道”,交通繁忙,城市经济繁荣。西汉末年朝廷动乱,匈奴乘虚而入,与地方统治者相互勾结,致使西域交通断绝,河西一带《后汉书·西域传》曰:“城门昼闭。”自王莽篡位到东汉,西域交通三通三绝,最后趋向稳定得到发展。《后汉书·西域传》曰:“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胡商贩客,日款塞下。”到曹魏,丝绸之路出玉门关到西域,楼兰又重新开始繁荣起来。

奇怪的是,声名赫赫的楼兰王国在繁荣兴旺了五六百年以后,却从4世纪之后,史不记载,传不列名,突然销声匿迹了。到了7世纪,唐玄奘从天竺西游归来,看到楼兰国“城廓岿然,人烟断绝”,玄奘眼里的楼兰,成了一座空城。生态恶化,人没了正常。

四、探险家的天堂

罗布泊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但也能说它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核心区域,关于它,有这样两则传说,一则来自于马可波罗游记和一些外国探险家关于这一区域的描述:夜里,一个商队在这里走着走着,前面的人就听到后面的人在说话,听着听着一回头,就发现后面的人不见了,但说话的声音还在。所以,前面的人就认为这是鬼在说话,拼命地往前走,结果,天亮的时候发现自己不过是在原地转圈儿,也就只能绝望地死了,“出不来了”。

还有一则来自当地民间传说:在沙漠的某一个地方,到处都是闪闪的黄金,有着名种各样能在夜间发出光亮的珍宝,一些人曾经到过那里,都贪婪地想多带一些宝贝出去,但没有一个人能真正出来的。原因即是,他们同样遇到了“鬼说话”。于是,塔克拉玛干就有了这样一种“意思”——进去的都走不出来。

也正是这个原因,到了晚清和民国时,罗布泊这一区域就成了探险家的天堂。

我们先说斯文赫定。1900年,斯文赫定在沙漠中发现了一个足以填补西域文明空缺的楼兰古城。这次发现颇具戏剧性,有天在临时营地清点物资时,向导奥尔博克告诉斯文赫定,挖掘用的铁锨不见了。斯文赫定让奥尔博克独自沿着来时的路去寻找铁锨。很快,奥尔博克发现了铁锨,但一场狂风也骤然降临。

狂风夹着沙尘吹得奥尔博克无法前行,只得找个掩体躲藏起来。风停下来,奥尔博克从藏身的掩体中站了起来,他这才发现身边都是瓦片、木块,木块上更是刻画着精美的图案。没有多想,奥尔博克随手带上两块木块,赶回营地和斯文赫定他们会合。

斯文赫定见到奥尔博克的第一瞬间,就被他手里的木板吸引了。随后,一个为所未闻的文明被他发掘出来——楼兰古城。他一边记录一边挖掘,随后将挖掘得来的文物打包带出了沙漠,又找人用8头骆驼载运楼兰出土的文物,派人取道印度送回瑞典。这些文物便是这次出行的“战利品”,是瑞典国王出资赞助的回报。

再说普尔热瓦尔斯基。1876-1877年间,普尔热瓦尔斯基跨越了天山山脉,从库尔勒涉过塔里木河,发现了喀喇布朗和喀喇库什两个湖泊。湖水很浅,有的地方都已底朝天。野生动物很多,有好些连普尔热瓦尔斯基这位颇有造诣的业余生物学家也叫不出名来。普尔热瓦尔斯基躺在苇草上稍事休息,脑子却转个不停。探险家的敏感使他沉思:这是不是神秘的罗布泊?

于是,普尔热瓦尔斯基回俄国后宣称他找到了罗布泊。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传出,地理学界大哗。因为普尔热瓦尔斯基说的罗布泊的位置,与地图上标示的罗布泊相距400公里,当时地理学界权威、德国的利希特赫芬对他的说法进行了猛烈的指责。后来的考察使学术界的意见趋于一致:两人都没错,原因是罗布泊是一个频频变迁的湖泊,其位置受流入湖内水量的多寡的影响。

最后说斯坦因。斯坦因分别于1900-1901年、1906-1908年、1913-1916年、1930-1931年进行了他著名的四次中亚细亚考察,考察的重点地区是我国的新疆和甘肃。1900年5月31日,斯坦因率随从数人从克什米尔斯利那加出发,开始了第一次中亚考察。11月25日,斯坦因一行至于阗国故都遗址约特干村,开始了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发掘,随后雇许多“觅宝人”去和田北部沙漠中寻访古遗址。

900年12月19日至1901年1月3日,斯坦因在丹丹乌里克这座罕有人至的沙漠古遗址进行了大规模的发掘,共发现寺庙房屋15座,共获文物180件左右,其中不少是极为珍贵的文物。1901年1月28日至2月13日,斯坦因又在尼雅河故道周围进行大规模的发掘,共获文物660件左右,其中大多为法卢文与汉文简牍,其中汉文简牍又多属魏晋之际,价值极高。

2月21日至26日,斯坦因发掘了安德悦遗址,获文物百件左右。4月11日至18日,斯坦因发掘了著名的拉瓦克窣堵波,所获美术遗物之多,在中亚考古史上是罕见的……5月12日,斯坦因返回喀什,结束了在新疆的发掘,然后携所获文物(约1500件左右)经俄国费尔干纳、撒马尔罕、谋夫、巴库,于7月2日返回伦敦,正式结束了第一次中亚考察。

……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来?有人说,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有一个“探险时代”,那是一个崇尚探险的时期。果真是这样吗?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这一区域当时生态恶化、人迹罕至。

五、科学的解答和精绝国的炒作

关于罗布泊的大耳朵之谜,夏训诚通过实地考察和分析,认为大耳朵是干涸了的罗布泊湖盆,是罗布泊在不同滞水期积聚的湖滨盐壳在太阳光照射下的不同色彩轮廓,它真实地记录了罗布泊从湖水荡荡到干涸的演变过程。

浅色的耳轮线是一种厚层的龟裂状盐壳,极其坚硬。灰白色是表层盐壳与泥沙的胶结体。色调较暗的是比较松软的盐壳,可以留下人行的脚印。表层盐壳松脆,呈青灰色,下面是灰蓝或灰黑色的淤泥层。厚层龟裂状盐壳,颜色灰白,表面光滑,光谱反射能力强,在卫星照片上色调较浅。薄层龟裂状盐壳,表层疏松、粗糙,地面呈灰色,光谱吸收性强,卫星照片上色调较暗。

因此,有人说,美国的有关科研机构只是发现大耳朵之谜,他们的所谓解谜只是一种猜测,而真正的解谜者却是中国的专家、学者。

地球果真有黑洞?我们的回答是:不会。就罗布泊而言,如果有,那一定是我们的生态环境恶化了。最后,让我们回到制造了鬼吹灯之流的精绝国这个名字上来,如果鬼真的会吹灯,那一定是我们作为生态的精绝了。我们要说的是,罗布泊能让人们能得到警示与启迪的,不应该是鬼吹灯,而是这个星球上的宜居生活。(文/路生)

本媒体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方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