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够网2019-03-15 12:30:00分类:游戏

儿子被杀,自己被软禁,还有个痛恨自己的丈夫?她还能保持理智究竟有什么杀招

第六章 厉兵下的杀戮

只有在争斗过后,所有的人才会明白,一切都争无可争。

——唐斯巴德

1、审判阴霾

金秋如打了个前站般飘过之后,整个普朗西斯星球进入了寒冬。

德加尔国的冬季虽不高寒,但总伴着缠绵的阴雨。雨水沁在土里久了,把潜藏的军火味儿浮入空气,弥漫着让人心慌的气味。

难得雨停多云,天空的颜色却还是白津津的,透着一股干瘪、无力的味道。深坑主宫殿内,文森特族长的书房此刻将所有窗帘都卷了起来,使室内尽量显得敞亮。而文森特半靠在矮榻上,眯着眼听朗斯的汇报。

“族长,巴鲁大人意外身亡的情况就是这样。”朗斯如实汇报完所有的情况后,静待文森特族长的指示,犹豫了一下,还是忠实道:“沃特夫人一直在正厅,夫人说不见到族长绝不离开……”

文森特抬了眼皮,冷笑道:“又来了?那就让夫人多等片刻吧,消磨了精神才能睡得安稳。”略停顿了下,朗斯继续道:“勒古、忽雷两位大人已经在主殿等候,专等族长接见,”

文森特点点头,直起身子,朗斯叩下茶台上的按钮,进来了两位女侍,娴熟地服侍文森特起身着装,待一切完毕后,朗斯便跟随文森特一起向主殿走去。

文森特面上不动声色,但脚步略有些急躁,不似以往的沉稳。丧子的痛楚、国家的利益,到底是对这个城府极深的男人打击非轻。他已经预感到事情超出了控制,还来不及沉溺悲伤便要思虑弥补挽救的办法:只要将家族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只要德加尔的整体利益不动摇,下一任族长就能正常继任,不至于同时面对内忧外患。

文森特入座主殿,见礼的一套规矩过后,所有人都沉默着,等待着他的吩咐,这期间静得空气凝重,间或能听到殿外沃特夫人间歇性的吵闹声。

“忽雷,先说说济水河行宫的情况吧!”文森特的声音令人肃然。

“是,族长。”忽雷接着道,“济水河行宫的审判后,我国的情况十分不利,咕噜部落的损失,在端木玓的举证下,变得情有可原。术赤台贸易行的乌姆掌柜,让我国成了阿尔玛饥馑的主嫌疑犯。而二哥却在正乱的档口……”忽雷咬紧牙齿,不再向下说。

文森特不为所动地道:“说下去。”

“族长,如果我们拿不出证据,那么咕噜部落恐怕是要白白承受这番损失。倘若阿尔玛大君追究下去,还会向我们讨要饥馑之灾的主犯……要不然,我们只能、只能……”忽雷越说越痛心,毕竟巴鲁死得惨烈,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这个二哥的死亡不简单。

“只能用武力让阿尔玛臣服。”一向不怎么开口的勒古,接过忽雷的话,每个字都沉重如石,砸在这凝重的空气里,格外响亮。

忽雷克制着瞟了勒古一眼,眼底的惊诧因着低头掩藏了起来。在他看来,此刻发动战争并不是好时机,毕竟口实落在阿尔玛国,大国多年不曾开战,一旦开战必要争取外援,根据以往的经验,神机国是不会支持他们所判定的“邪恶”一方。更重要的是,巴鲁作为族长的儿子,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总要查明真相,最起码要将济水河行宫的审判敲定,才能拉拢各方势力、集中财权。况且,审判的结果若是德加尔国占据上风,兵不血刃的情况下就可以保证德加尔国的利益。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勒古会想不到?他是最圆滑、会经营的性子,怎么这次如此直接地同意发动战争?

“若是与阿尔玛开战,你有把握?”文森特的发问打断了忽雷的思绪。

“只需稳住神机国,与阿尔玛交兵,我国取胜的概率极高。”勒古感受到了父亲的关注,所以更加字斟句酌,务要每句话都有分量,“况且,二弟遇害后,其嫡系部署十分激愤,恨不得立刻报仇雪恨,如今他们只需一个带领者,进入战争后一定会奋勇杀敌。”

“忽雷呢?也主张为兄弟报仇么?”文森特沉默了片刻后,突然向忽雷发问。

忽雷蓦然被点到,即刻收了心思,恭敬答道:“二哥不能白白送命,可究竟是阿尔玛哪里的流民作祟,我们尚需查明,倘若现在开战也不能给对方留口实,济水河审判的结果一定会影响神机国阎摩长老的态度。”

“考虑的也算周全,”文森特的目光里流露了些许赞赏,被勒古一丝不落地觉察到,不由得攥了拳头,而文森特浑似无觉察,继续淡淡道:“等济水河审判结束后,再动作也不迟,目下要紧的是准备工作,巴鲁的手下也得从此刻开始……约束了。”言罢,文森特向朗斯点了点头,朗斯向前挪步站定后,一字一句地开始在正殿上宣布文森特的决定。

巴鲁麾下共有三队炮兵、三队轻骑兵、三队轻装甲和五队重装甲,外加这次未完成任务的一支精锐特种,根据文森特的指示,除了精锐特种要抽调回自己的亲卫队外,剩下这些力量被划分成了看似不公平的两份。

勒古得到了完整的五队重装甲、两队轻骑兵和一队轻装甲、一队炮兵,剩余的则归忽雷所有。这样具有明显差异的划分,让勒古和忽雷心情复杂。

勒古一直在暗中扩充自己的势力,这些年小心翼翼却还是会被明里暗里地削减。刚刚的口风下,原以为父亲会平分巴鲁剩下的武装力量,甚至,他已经做好了不少准备工作,一旦忽雷所分势力多于自己,那些已经被拉拢的将官会制造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来显示忽雷御兵能力不足,自己则顺势充作补救者,二次接收这些兵力。可是,现在如此有利于自己的安排,一时让他有些懵圈,须臾又想通了,除了巴鲁能征惯战之外,也就是自己擅长领兵了,忽雷虽能干,但是战场经验毕竟单薄。勒古按捺下心中的得意,更加笃定了弑弟的代价十分划算,若是坐以待毙,如今自己便是替罪羊,何来如今奠定继承人的建功机会。

忽雷心里却一落一起,百感交集。他并不认为德加尔国应该借着二哥的死发动战争,父亲将兵力大部分分给大哥,这已然是亮明了态度。一系列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他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却找不到任何线索。巴鲁的尸体是在本国的土地上发现的,整个人惨得如血葫芦一样。尽管忽雷和勒古一样,不喜巴鲁的莽撞与跋扈,但是他也无法忍受巴鲁死得如此惨烈蹊跷。忽雷性格爽朗,本就对战争杀伐很抵触,更不主张用武力解决问题,不接收过多的兵力也就意味着自己不必过分参与战争,也有精力去查明一切。

刚刚分完巴鲁的部下,文森特还未及布置接下来的任务。只听“砰”的一声,沃特夫人从正殿破门而入,疾步向前中,无论是女侍还是侍卫,都不敢相拦,只跪地待命。文森特眉头微蹙,冷眼瞧着沃特夫人盛气而来……

--分割线--

《星河曙光》同名小说上线每周一更,欢迎大家关注留言!